跨学科统整的数学学习
来源: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9日 15:06
跨学科统整的数学学习
——基于南科大实验学校实践
深圳市南方科技大学实验学校杨丹
 
摘要】新课改和素质教育观要求学校层面设计的课程能够较好地培养学生适应未来社会需求的技能与素养,因此,推进统整式课程对于促进学生多方面技能发展具有深刻的时代意义。笔者从数学学科角度出发,设计了一系列跨学科统整的课程,本文将从以数学学科为基点的跨学科统整、其他学科中的数学学习、主题课程中数学知识的应用这三个方面对该统整课程进行研究。
【关键字】素质教育观 统整式课程 跨学科统整
 
旨在培养学生全面发展的新课改提出以来,“课程统整”一词逐渐被人们重视。Beane学者认为,课程统整不只是重新安排学习计划的方法,更是一种课程设计的理论。它以个人或社会议题为核心,涵盖经验、社会、知识、课程等多方面的统整,强调将知识脉络化[1]。
我们正处于飞速前进的信息化时代,利用技术手段整合多方资源变得尤其重要,数字化信息时代要求人既要有良好的文化素养,也要有当代人应有的科学信息素养;其次,教育要求培养学生终身学习的动力,重视学生德智体美等各方面的全面发展,近期还提出《中国学生发展的核心素养》,共18个具体要点;再次,课程层面上的传统文化课程科目繁多,知识零散,学科与学科间相互独立,缺乏联系;最后,现实生活中的许多问题不是运用单独一门学科的知识就能解决,而是需要多学科知识的统整融合才能较好地解决,这就要求学校层面设计的课程能够较好地培养学生适应未来社会需求的技能与素养。因此,推进统整式课程对于促进学生多方面技能发展具有深刻的时代意义。
关于课程统整的模式,学者们各持己见。深圳市南方科技大学实验学校提出了几种课程统整的模式,分别是:以学科为基点的学科内统整,包括横向与纵向统整;基于主题的跨学科教学,不同学科聚焦同一教学主题,聚焦学科素养和综合素养的培养;跨学科统整,以某学科主题为切入点,不同的学科用不同的方式表达,聚焦学生学科素养的提升;超越学科的主题统整,以某种综合学习主题为切入点,各学科共同探索,聚焦综合素养提升[2]。作为南科大学实验学校的一名数学教师,笔者将从数学学科角度出发,设计跨学科统整课程,包括以数学学科为基点的跨学科统整、其他学科中的数学学习、主题课程中数学知识的应用。
一、以数学学科为基点的跨学科统整
传统数学课堂的组织形式一般以教师的讲授为主,教师直接灌输数学知识,学生则按照教师的思路被动地接受知识,学生缺乏主动思考和动手实践;其次,数学学科的教学内容倾向于学科内的纵向体系结构,即只注重不同年级数学知识间的联系,而忽略了数学与其他学科间的横向联系,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学生数学思维的发展。为了打破传统数学课堂单科讲授式教学方式的局限,以数学学科为基点的跨学科统整课程应运而生。从数学学科本身的角度出发,进行多学科的统整融合,从不同的学科视角聚焦数学学科的教学目标,既丰富了数学学科的内涵,让学生们体会到数学的精彩,又强调多学科乃至多方面能力的发展,旨在提升学生的数学学科素养。
以数学学科的《认识方向》主题为例,统整了音乐、语文、英语、信息等不同学科,结合了动手实践和联系生活。首先,作为数学学科的学习内容,它要求学生:1)掌握“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南、西北”8方向;2)学会在不同的位置、面向不同的方向辨认方位;3)让学生学会利用方向、偏向角度和距离确定物体的具体位置(如A在B的北偏西30°方向上,距离B 200m)。
数学课上,先结合音乐学科的一首“东南西北”儿歌,让学生熟记8个方向的辨认方法,即以太阳为参照物,面向太阳,前面是东,后面是西……轻快活泼的音乐一下就带动了学生的情绪,学生们迅速记住了简单的判定方法,这比枯燥的讲授法要有效地多;接着结合动手实践,让学生自制标有8个方向的方向板,并带着方向板在教室里随意走动,随时随地辨识自己各个方向上都有谁,轻松有趣的课堂在带给孩子们欢乐的同时,也间接教会学生们“站在不同位置时,以自己为中心点的8个方向指向不同,但都可以按照上北下南左西右东的地图式方法来判断”;学习完8个方向后,语文学科英语学科隆重登场,学生们以小组为单位积累带方位词的成语(东张西望、东倒西歪、寿比南山等)、了解中国各个方向上的代表城市有哪些?它们著名的景点有哪些?说说中国在不同方向上的城市的气候特点、查查野外迷路时辨别方向的方法有哪些……与此同时,我了解到学生们正在学习英文的There is...和This is...句型,于是数学课又变成了一堂英语课,课上教会孩子们方位词的英文单词,并尝试让学生用There is或This is...以及It is on the(left,right)三个句型介绍“这里有什么”、“这是什么”和“它在哪个方向上”。信息学科贯穿于整个数学主题的学习,学生用iMovie或美拍APP录制自己在家中辨认方向与位置的视频(我的东边有什么,西边有什么……)和介绍中国地图方位的视频、用kidspiration软件绘制与方向有关的思维导图、以初页接龙的方式呈现多种辨别方向的方法。最后,学以致用,联系生活,让学生们充当小导游,运用辨认方向的知识来讲解深圳地铁线路图路线的行驶方向。
二、其他学科中的数学学习
充分挖掘其他学科中的数学知识,能够改变课程过于强调学科本位的现象,以实现全面发展的教育目标;同时,在学习其他学科的过程中利用数学知识予以补充和支撑,能从数学学科的角度加强对其他学科的学习和理解;另外,在其他学科的数学学习过程中能够加深学生们对数学知识的理解与运用。
(一)语文学科中的数学学习
以三年级语文《花钟》一课为例,语文学科的学习内容可以从新课知识(包括生字生词、文章结构)、课外拓展(花的谜语、诗歌)、创意写作(运用拟人手法)和综合实践(种植物并记录)四个方面展开学习,注重学生语文阅读和写作能力的提升。结合三年级的数学知识,统整可以从以下这四个方面开展:
(1)认识图形,即认识花瓣图形,复习巩固轴对称图形的知识;
(2)认识时钟,能够正确记录花开花谢的时刻,计算开花的持续时间;复习巩固指针的夹角知识;
(3)认识分数,初步了解分数的意义,了解几片花瓣占整朵花的几分之几,为以后的学习奠定基础;
(4)测量与统计,学生以周为单位测量和记录植物的高度,制作统计图。
  (二)英语学科中的数学学习
以二年级英语学科中的《Animals》一课为例,英文课上结合英文绘本和动物英文歌学习动物单词,并用I like...描述自己最喜欢的动物。结合二年级的数学知识,统整可以从以下这三个方面开展:
(1)数一数,数动物的个数,动物眼睛和脚的个数,比较数量的多少;
(2)运算,加减乘除运算;
(3)分类,两只脚和四只脚,能飞和不能飞,水生和陆生。
三、主题课程中数学知识的应用
统整式“项目型课程”(主题-探究-表现)是我校课程改革的统领性课程形态,它以某一主题为探究切入点(故称主题课程),从学科融合的视角进行课程建构,旨在让学生主动地进行知识意义建构,在实践中提升综合素养[3]。
六大生态系统课程和职业日统整课程是我校的两个典型统整式“项目型课程”。这两个主题课程在推进过程中采取“项目负责制”,各学科老师从学科融合的角度进行课程设计,打破传统的课程模式,有效地将数学、语文、英语、科学、音乐、美术以及体育融合在一起,提高了学生们的综合实践以及勇于探究的能力。下面笔者以职业日统整课程为例,解读数学知识在主题课程中的应用。
“职业体验,梦想启航”——职业日统整项目课程以学生的梦想为基石,将职业分为五大组,分别是商业组(B)、设计组(D)、科学组(S)、教育组(E)以及挑战组(C),学生们在各自的组内施展拳脚。其中笔者所在的商业B组课堂,学生们以共同的商业梦想为桥梁,建立属于自己的商业“小公司”、确定公司名称、打造品牌、宣传广告语。由于许多商业活动与数学知识息息相关,因而课程实施中我们加入了数学学科知识的教学:介绍商业总成本、总收入、总利润、进价、卖价、总数量、盈利、亏损等数学知识(“单个商品的利润=卖价-进价”、“总利润=总收入-总成本=单个商品的利润*总数量”、“盈利即总利润>0;亏损即总利润<0”);介绍一些有关数学应用的商业行为,如打折促销、降价销售、股票上涨和下跌、商品拍卖等。在“兑换代金券”活动中,学生需要学会简单计算,例如“兑换比例”为1:1,说明现金1元可换1元代金券;对方想由整换零,需了解50元如何由20元、10元、5元等组成。
学习完毕,学生们利用周末,体验进货、售货中数学加减乘除口算;课程展示时,学生进货或者动手制作美食,然后将其出售给家长们和其他孩子们,几位梦想当银行家的学生成立一家“银行”为家长买东西提供代金券,活动过程中,学生还体验了打折促销,真正实现了将商业梦想生活化,将实际生活数学化。
统整式项目课程整合了多学科的知识,促进了数学学科和其他学科的多重发展,数学知识运用于此,能够较好地培养学生的数学思维;将主题课程中的实际问题抽象成数学模式,让学生经历一个数学化的过程,学会“用数学的眼光去认识和体验实际生活”。
跨学科统整的数学学习,以数学学科的视角统整其他多学科知识,一方面既保持了数学学科的独立性和独特性,另一方面又横向融合了各学科的知识,是一种真正以培养学生综合素养为目标的课程。另外,从评价方法上来看,跨学科统整的数学学习不再采用传统的分数评价法,而是结合了数学学科和其他学科的教学目标、教学内容以及学生的综合实践来评价学生,这是一种对学生真实能力的评价。
总之,跨学科统整课程的任务重大,课程设计需要我们一线教师的不断摸索,以数学学科为基点的跨学科统整更是对我们一线数学教师提出了高要求,我们将不断努力,继续前行。
 
参考文献
[1]郑博真,《多元智能统整课程与教学》,长春出版社,2000年。
[2]唐晓勇,统整项目课程再解读,《中国信息技术教育》,2016年。
[3]唐晓勇,数字技术引领学校创新发展,《中小学信息技术》,2015年第2期
 
[关 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