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年段语文学科的课程统整实施
来源:信息中心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9日 15:08
低年段语文学科的课程统整实施
 
吴文雅
南方科技大学实验学校 
 
【摘要】基于低年段儿童认知水平和思维方式,学生在统整课程能够更好地习得并提升语文素养。依据实施情况,笔者进行了三个方面的尝试:基于培养可视化表达能力的自主统整,基于问题解决的生成性统整,基于任务学习的预设性统整。
 
【关键词】低年段语文学科    课程统整   课程实施
 
 
作为数字时代的“原住民”,面对着丰富的移动终端和社交媒体,被音频、视频、图像等表达方式所包围的现代儿童对语文学习衍生出了更深刻的需求。除了需要学习拼音、词语、句子、篇章以外,“原住民们”也迫切需要习得用可视化的方式来解决问题的能力,以适应图像化和可视化的社会语境。
 
一、     基于语文学科的统整
(一)     儿童认知方式要求语文与生活高度关联
杨东副教授在2014年四川省遂宁市召开的小学语文“主题统整教学”专题研讨会上指出“婴幼儿时期,我们虽然不会说话,但我们已经开始用自己的眼睛、耳朵、触觉等感官来感受和认知这个世界,接受和学习周围的语言环境。这个系统环境是一个有机的整体。”[1]儿童正是利用这个系统来所见所闻所感,进而认识世界。低年段儿童以具象思维为主,这样的认知系统和思维方式需要教学方式和学习方式的直观化和体验化,要求学习与生活高度关联。
(二)     语文的工具性特质决定低年段的主要任务是习得并提升语文素养
    习得(acquisition)一般用于第二语言的学习过程,指第二语言学习者在自然的状态中不知不觉地学习语言,进而接近母语者的语言水平。习得的本质是与生活沟通,这种学习方式是体验性的、生活性的,让学习者在真实的状态中学习。这也契合母语者对浸润似的学习氛围和感性的、体验式的学习方式的要求。
低年段学生的重要任务之一就是习得语文素养,要有相对足够的输入,学生才能够顺利实现输出。语文学习的成效直接影响其他学科的学习,并且在某种程度上对思维的发展起着非常重要的影响。一本教科书并不能满足儿童对生活和世界的无限渴望,他们的语文素养习得要求以贴近生活的教学方式来进行。
南科大实验学校副校长唐晓勇指出“语文统整项目课程旨在突破语文学科教学的封闭状态,在阅读的基础上,用专题(主题)把语文学习拓展、外延的各种任务统整起来,把语文学习与社会实践、探究学习和社会对学校提出的各种要求统整起来,把语文与其他学科相结合的跨学科学习统整起来,让数字技术深度融入语文统整课程之中,以支持社会对儿童社会化的要求,提升儿童的语文素养。”[2]
(三)     数字技术为低年段课程统整提供脚手架
受识字量和生活经验的制约,低年段儿童很难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感表达出来,也许他们感受到了一座冰山,但他们只能表达一小块冰的内容。利用信息技术学生能够将内心世界更好地表达出来,如利用啪啪、微信和QQ等媒介,学生可以在任何时空和同伴无缝交流学习、生活和情感等;利用pages,学生可以完成简单的打写,表达所思所想;利用思维导图等可视化平台,学生可以实现知识的梳理和重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南科大实验学校学生自带ipad(BYOD)配合教学,为交流和分享创设了更宽广的空间。
二、     低年段语文学科统整的实施
吴素荣老师在研究教材统整时指出“首先应明确为什么要统整,以及统整要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要想方设法让统整后的内容既便于教师操作,又能充分调动学生学习语文的积极性。”[3]我们认为这样的观点同样适用于课程本身的统整。依据课程实施情况,我们进行了三个方面的教学尝试:以儿童图画诗为例的自主性统整,以水循环为例的生成性统整,以深圳地理为例的预设性统整。
(一)     基于可视化表达能力培养的自主性统整:儿童图画诗
图画在儿童语文学习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苏霍姆林斯基认为“小学里的图画安排得怎么样,教师在教学和教育过程中给予图画怎样的地位,这个问题对发展学生的智力有直接的关系”“图画诗是发展创造性思维和想象力的手段之一”。[4]低年段的学生受制于写字速度和质量的非自动化状态,很难充分地表达内心世界,这时候图画就起到了很好的辅助作用。苏霍姆林斯基还指出“必须把儿童生动的词语和儿童的创作作为教学体系的基础”;[5]“儿童应该生活在美、游戏、童话、音乐、图画、幻想和创造的世界里。当我们想教会他们读和写的时候,仍然应该是他们置身于这个世界里。”[6]图画诗,以其生动的词语、创造性的思考和可视化的表达迅速成为儿童思维表达的支撑,使儿童的表达与生活形成了链接。
在学习《“八岁能读会写”实验学本》第十五课儿歌《轻一点,再轻一点》和人教版《语文·第二册》第一课《柳树醒了》时,我们进行了儿童图画诗创作的尝试。
学习完《轻一点,再轻一点》后,孩子们进行图画诗创作(如图1)。孩子们所创作的“可爱的云朵正在睡眠”“树叶正在睡午觉”“蝴蝶身上的翼正在舒展”“花朵正在盛开”“小朋友正在思考问题”等诗句,体现了孩子内心的包容、体谅的美德和和对美的追求。
学习完《柳树醒了》之后,孩子们进行儿童诗创作,并自由配图(如图2)。孩子们的诗句虽然还明显带有模仿的痕迹,但是已经有了自己的思考。此外,在创作的同时孩子们又回顾了课文。图画上的勃勃生机也为作品增添了活力。
 
 
 
 
 
 1:图画诗《轻一点儿,再轻一点儿》        2:图画诗《春天到了》
有特点的作品会被作为范本用于课堂教学,以启发孩子下一步的思考和创作。这样,通过孩子的眼光,将学习与生活联系起来,学生即成为课程融合的实施者,学生的作品成为了新的课程资源。这样的课程从作业入手,着力于学生对自身资源的重整和利用,引导学生将学习与生活关联,能够激发学生的主动性和积极性。
(二)     基于问题解决的生成性统整:水循环
人教版《语文·第一册》第十七课是《雪地里的小画家》,第十九课是《雪孩子》,这两篇课文主题一致,我们将这两篇放在一起学习。由于很多学生表示在幼儿园期间就学习了《雪地里的小画家》,依据教参,我们将教学重点放在诵读上。学习完本课之后,学生自主学习第十九课《雪孩子》。依据课文叙事性质,我们将重点放在课文理解上。自读课文之后,学生依据5W提出问题,教师当堂为学生记录(如图3)。课后学生选择自己感兴趣的问题,在微信群中发布自己经 过搜索或其他方式得到的答案。
 
 
 
 
 
3:《雪孩子》这一课的问题                            4:《雪孩子》问题中关于雪的形成的问题
    在整理孩子们的问题时,我们发现疑问集中在雪的形成上。关于雪的形成的问题见图4。基于以上问题,我们给孩子们上了一节关于水循环的科学课,引导孩子们了解雪从哪里来。孩子们在科学课上通过一个小实验了解水循环的原理(见图5)。课后,孩子们自己在家做关于水循环的实验。有些孩子做了课上的实验(见图6),有些孩子则进一步做了有关水的其他实验(见图7,图8)
 
 
 
 
 

 5:科学课上孩子们在做实验        6:104班杨苏潼的实验
图5为科学课上孩子们做的实验,实验设为对照组和实验组。对照组水杯中为冷水,实验组水杯中为热水。孩子们用手复盖杯子,几分钟后,实验组的孩子手掌有湿润的感觉,而对照组的孩子无此感觉。通过实验,孩子们明白水遇冷凝结成水蒸汽。以此为切入点,科学课上老师和孩子们又讨论了其他情况下水的形态变化。
科学课后,孩子们开始在家做关于水的科学实验,孩子们利用pages、圈点和美图秀秀记录自己的实验过程。图6是104班杨苏潼的实验,再现了科学课上的实验,脉络明晰。图7为104班杜宇轩的水循环实验。他利用冰箱里面的冰得到了液态水和气液混合物水蒸汽,深化了课上的实验。
7:104班杜宇轩的实验
    图8是104班瞿士杰的水检测实验,他利用试纸检测了自来水和过滤水的酸碱性。图9为104班崔婷涵的水渗透实验,实验设置了对照组,且分子运动的概念萌芽于其中。
 
 
 
 

       
 
 
 
 
       8:104班瞿士杰的水检测实验   9:104班崔婷涵的水渗透实验
 
 
 
 
 
基于课程实施,我们对整个实施过程总结如图10。
 
 
 
 
 
 
 
 
 
 

10:水循环实施思维导图
                                             11:深圳地理课程设计
    这样的课程依据孩子的问题即时调整学习内容和学习方式,一方面便于帮助孩子完善知识系统,另一方面生成于问题中的课程更能够引发孩子的求知欲。也正是在这样的延伸学习中,孩子们对知识有了感性却相对全面的了解。
(三)     基于任务学习的预设性统整:深圳地理
   在对教材《“八岁能读会写”实验学本》和人教版《语文·第一册》进行研读之后,我们发现这两本书可以提炼出深圳地理这一主题,语文老师和数学老师合作进行课程设计如图11。
依据这两本书的课文,以《我们的城市》这一课为切入点,引导孩子们开始深圳学习之旅。孩子们利用啪啪社区发布课文朗读录音,利用ipad上的pages进行打写,记录自己去过的地方和最喜欢的地方。之后,利用可视化表达平台思维导图按照偏旁对去过的地方进行归类。教师则从孩子的作业中选择出他们喜欢的20个地名,在数学课上进行公投,选出深圳最受欢迎的五大景点。接着,孩子们分组合作,利用百度搜索或再次旅游深入了解景点等方式,分工收集照片,利用初页这一app制作了简单的景点介绍。最后,在语文课上,分组介绍自己的景点。整个学习过程,关注孩子的朗诵、打写、可视化思维表达、数学分类与统计、口语交际等方面的培养;学生在分享初页的过程中,既回顾了学习过程,又深化了合作学习和任务解决的理念,因为他们必须推选出一个或两个汇报员来展示学习成果。
 
 

                                               
 
 
 
 
 
 
12:深圳我最喜欢的地方                13:思维导图之深圳我去过的地方
 
 
 
 
 
14:思维导图之地名归类            15:班级公选深圳最受欢迎的景点统计图
 
图12是学生在学习完《我们的城市》之后进行的打写练习,图13 和14是学生做的思维导图,图15是数学课上学生们公选最受欢迎景点的票数统计图。
这样的课程在实施之初就有各科教师的协调,有既定的学习活动和教学活动,避免了单一内容的重复教学,也能够强化重点知识。从生活出发,学生既能够随时回到生活中去了解自己喜欢的东西,也能够在课文中找到表达的范式。
三、     反思
低年段依托技术的支持和各科教师的协作,在语文教学中实施统整课程,能够更好地关注学生的识字、造句、成段表达、口语交际等方面的语文素养需求。基于统整课程我们帮助学生构建了一个更真实的学习世界和生活世界,但是在统整的过程我们还需要思考如何更好地促使孩子自己构建一个真实的学习世界。作为一种新的课程方式,我们在路上。
 
注释:
人教版教师教学用书中写到《雪地里的小画家》教学目标是:1、认识11个生字,会写3个生字。认识两个偏旁“虫、目”。2、正确、流利地朗读课文,背诵课文。3、了解课文内容,知道小鸡、小鸭、小狗、小马这四种动物爪(蹄)子的不同形状以及青蛙冬眠的特点。
序号为同类问题提问的先后顺序,括号后的姓名为提问者。
 
参考文献
[1]霍雨佳.破解小学语文教学“碎片化”难题——小学语文“主题统整教学”专题研讨会在四川省遂宁市召开[J].中国西部,2014,13:12.
[2]唐晓勇,陈妍,熊劲鹏,许冬青,申屠洪.数字技术支持的小学语文统整课程探索[J].小学语文,2015,11:58.
[3]吴素荣.教材统整,让语文学习更有效[J].语文教学通讯,2014,02:55.
[4][5][6][苏]苏霍姆林斯基.给教师的建议[M].杜殿坤[译].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2015,109,189,206.
 
 
[关 闭]